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  »  综合小说  »  [奴隶调教计划](14)作者:nihyou2014
[奴隶调教计划](14)作者:nihyou2014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欧美重口味变态videos 美国Zoo人与马XXX 另类重口味dbsm日本tv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字数:7134


              第十四节死马

  阳春三月,正是一年新开始。

  文章出现,证明我还活着。

  时间在流动,生活还要继续,而永泰岛~~~是存在的。

  书接上回~~~

  张彩霞惊醒,花容失色,她的手依然在揉捏自己的乳头,她慌忙把手移开,一瞬间她似乎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  与此同时,扩张器被他扔在地上,正要用嘴吸吮张彩霞的小穴,她紧皱的菊花突然猛的扩散………

  『噗噗噗………』菊花正中流出一团黄白交错,散发着腥气和屎臭的液体,一个龟形的物体从菊花中露了出来……

  张彩霞好像意识到什么,她的臀部不由得收紧,刚刚露出的龟头随着菊花的收缩忽的一下又被菊花吞了下去。

  呃~~~~

  噗~~~~龟头进入后的吞咽声响起。

  他的呼吸粗重起来,脸上的皱纹仿佛纠结在一起,愈加显得苍老。

  王丽捂着嘴唇,娇小赤裸的身躯伴随着臀部延伸出的粗管,好像尾巴一样,摇动着。

  张彩霞她倏然把双手捂住脸,抽噎细嘤。

  他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导师,拍拍王丽的臀部,粗管被他拿在手里,打开管口倒了一杯。

  杯中褐色液体依然冒着蒸汽,他灌入腹中,粗管被他猛的一拽,只见,连接粗管的臀部倏然一个踉跄倒退。

  王丽被他抱在怀里,大腿跨在他的身上,她的身材娇小缩在他的怀里。
  他抚摸着王丽的后背,臀部,然后手在臀沟摸着粗管与肛门连接的地方。
  『疼吗~』『不疼,主人。』『哈哈』他开怀大笑,刚才似乎有些累了,现在他好像恢复了,放下王丽,他开到张彩霞身边。

  一只手又如刚才一般,揉捏她的乳头。

  呃~~~

  『里面有什么~』他的另一只手点着她的菊花问。

  呃~~~~

  『里面~~是~~双头玉柱~~』张彩霞神情无奈的回答。

  他的手搁在张彩霞的小腹上,挤压式的抚摸~~

  『呃~~~~』

  张彩霞被弄得痛苦呻吟。

  『呵呵,我老头子今天真是惊喜连连啊。』

  他整个身体蹲下来,一根手指扣着紧皱的菊花,粗暴的插了进去。

  『啊~~~』张彩霞惨叫起来,她的手来回摆动着。

  菊花紧紧的咬着他的手,他在里面探索着,一根物体被手指碰到,他的手捅了捅。

  『不~~求你,~~不要~~肚子~~呃,顶起来了。』

  『顶起来了?哦,还真是~』他听到张彩霞的话,马上明白了,他的手指往里一顶,她的小腹微微隆起,像是堆起一个小小的土丘。

  不过不算明显,不知道的,似乎不会察觉,但是他除外。

  他好像越来越对张彩霞感兴趣了,手指根本不能满足,他捡起地下那根从张彩霞小穴取出来玉柱,摩擦她的菊花。

  张彩霞马上知道他要做什么,她的身躯向前倾着,手好像要抓着什么,可根本够不着。

  被皮带固定的下身根本动不了,她满脸的哀求之色,口中说着。

  『不要,求你了~主人,不要,不能~~』

  她感觉玉柱的头部已经拱开菊花,头部已经被自己的肛门紧紧的裹着~~~
  『不~~不~~不~~~啊~~~~~』

  『噗~~~嗡嗡~~~嗡~』

  玉柱整体线条线条流畅,它和男人的阳具几乎能以假乱真,不过它稍显粗扩一些。

  它扭动着,发出嗡嗡的叫声,如一条正在爬行的蛇,如今它的头已经卡在张彩霞的菊花里。

  菊花撑得无一丝皱褶,玉柱扭动着,似乎想要钻进去,他拉过王丽的小手,示意她用手把着玉柱。

  王丽小脸满是紧张之色,偶尔又显出一丝好奇,看着张彩霞满是祈求的眼神,她又感到有些内疚。

  王丽没等他开始说话,她开口道;

  『主人,姐~姐很难受,我可以拨出来吗?』

  『哦,你这是替她求情吗?呵呵。』

  他带着笑意,满脸的皱褶显出一副慈祥老人的神态,他的手抚摸着王丽的臀部,然后摆弄着她肛门延伸出来的管子。

  桌子上,连接王丽粗管的仪器,被挂上一个红色的瓶子,粗管接在上面。
  王丽看到,小脸马上现出惊恐,她的声音带着委屈求饶。

  『不,主人,肚子不能装了。』

  红色的液体在粗管流动,目的地,她的臀部,经过肛门,终点站,她的体内,王丽扭动着臀部求饶。

  现在的王丽,体内褐色的液体依然让她的小腹鼓着,再注入,她真的怕把肚子撑坏了。

  『你现在还想替你姐姐求情吗?』他的表情看起来依然慈祥,不过声音却变得阴阴沉沉。

  王丽虽然年轻幼稚,但不傻,她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会如此,原来这是对她的惩罚。

  『主人,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。』王丽赶紧求饶。

  『错了就要接受惩罚,放心,没事的,忍忍就好了。』

  『唔~~』王丽闭着小嘴,液体流入她的体内,她没有感到异常,唯一的就是感到鼓胀。

  『把玉柱往里慢慢的推进她的肛门。』他给王丽下达指示。

  『对不起,姐姐~你忍忍就好了。』

  王丽把刚刚他对自己说的话,又对张彩霞说了一遍。

  房屋里,红色液体形成一根红线直通王丽的臀部,她的手开始把玉柱往里推。
  『呃~~呃~~~』『

  张彩霞忍受不住呻吟着,玉柱缓缓地被她的菊花吞没,她的小腹一个山丘建成规模。

  咦~~~

  王丽看着张彩霞鼓起的小腹,带着一分好奇。她发现,玉柱越往里推送,张彩霞的小腹也就鼓的越高。

  『哦~~』

  王丽娇呼一声,瓶子红色的液体尽数被她的身体接纳,她的小腹显的异常圆滚,与先前娇小玲珑显得非常的不协调,就好像三月怀胎。

  被小腹的搅动,王丽的手下意识的一抖,刚刚插进去的玉柱好像被什么推出来好几cm,张彩霞的小腹山丘明显的矮了下来。

  『认真点。』他拍拍王丽的腹部,有些变形的小腹发出蓬蓬的声音,这是液体太多的原由。

  很听话,很顺从,王丽从来到永泰岛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,这完全是一个蜕变。

  人生就是如此,现实中,有些事可以坚持,可是却经不起时光的打磨,当耐心消耗殆尽,当青春年华一如昨日黄花,你还会坚持吗?

  岁月给人成熟。也给人苍老的刻痕。磨平菱角,不是只说人变得圆滑了,其实也可以说,能让人变得服从了。

  王丽又一点点的把玉柱推进张彩霞的肛门,她很认真,眼神也没了刚才的尴尬,变得好像坦然了。

  『呃,小~丽,不要~~太痛了~~别~不能再进了。』

  腹部开始痛起来,张彩霞呻吟着哀求王丽,希望她能停手。

  王丽依然缓缓地推进,玉柱被她推进去大半,只剩下相对比较大的根部。
  张彩霞的小腹隆起的山丘异常醒目,震动玉柱的震动似乎传导那隆起的腹部,带动山丘跟着震动。

  王丽没有理会张彩霞的哀求,她依然推进着,对她说道。

  『姐姐,你忍忍。就剩一点了,马上就好。』

  『扼,~啊~~~~~~~~~』

 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悲鸣,震动玉柱全部都被她的肛门吞进去,菊花不受控制的弥合,复又张口。露出玉柱,它好像一个人的嘴巴,不停的张嘴,闭嘴。
  『嗡嗡~~呜呜~~~』震动玉柱发出两种不同的声音。

  『噗~~』

  玉柱太长了,张彩霞体内原本就有一根,如今刚刚被推进去的根本无法容纳,被她顶了出来。

  王丽的手很快,刚刚从菊花出来的玉柱被她直接阻挡,她粗鲁的直接推了进去。

  『啊~~』

  张彩霞又是一声惨叫,今天一整天的折磨让她再也承受不住,昏迷过去。
  『啊,姐姐~~你怎么了。』

  王丽惊慌失措,她挺着鼓胀的肚子,焦急的扭动着身躯,粗管大幅度击打她的臀壁。

  『不要紧张,她没事。』他把手搁在张彩霞的鼻下,试探道。

  张彩霞,俏脸布满汗迹,脸色苍白,她的小腹凸起,异常尖锐,肛门彻底的闭合了,菊花纹路汇在一起,像一个委屈的孩子抿着小嘴。

  他的手附在那隆起的山丘之上,好像在缅怀着什么,最后他又来到她的乳房上。

  手指抚弄着,或弹或揉捏,张彩霞昏迷的脸逐渐的显出一丝红晕,她本来痛苦的表情好像舒缓了一些。

  他依然在揉捏,抚摸,张彩霞慢慢的痛苦之色一点点消退,她的下身,阴户缝隙好像有些大了。

  又好像一只扇贝正在开启扇壳,蚌珠隐约显露出来,丝丝缕缕液体从小穴流淌。

  哦~~喔~~喔~~~喔~~~

  她情不自禁,在昏迷中依然娇喘出声~,睫毛眨眨,似乎有醒来的预兆。
  哦~~~~~~

  她醒了,睁开有些朦胧的眼神,闪现出如水的情欲之色,看着自己的乳房被挑弄,她生不出一丝反抗。

  只是小腹火辣辣,鼓胀感无时无刻,让她很难受,如果不是被挑逗的情欲左右,张彩霞真的忍受不了。

  被皮带束缚住的两条大腿,呈大字型劈拉着,肛门菊花在蠕动着,似乎有绽放的征兆。

  倏然~

  张彩霞迷情的俏脸带着一丝痛处,她的身躯颤抖起来,坐在椅子上臀部无形抬高了几分。

  她的肛门一圈菊花扩散开来,一股股粘稠的液体带着血丝流淌着。

  嗡嗡的声鸣从菊花里扩散,粗大的玉柱露出来,他好像知道要发生什么似的,阻止王丽正要行动的手。

  张彩霞呻吟着,插着肛门里的玉柱突然加快速度,伴随着浑浊液体,脱肛而出~砰~

  玉柱扭动着,落在地上,整体全是粘稠的斑斓。

  噗~~噗~~~

  张彩霞的小腹恢复平摊,她肚子一起一伏,好像在缓解压力,下身之处,菊花翻卷着,随着她的起伏,肛口溢出一股股液体,偶尔伴随放屁的声音。

  无法闭合的菊肉中,玉柱的头部探出头来,像一条蜗居在洞里的蛇要外出捕食一般。

  玉柱缓缓地钻出,斑斓液体裹着,显得异常狰狞,足有10几cm长的体型,随着液体滴答,在张彩霞的肛门延伸着。

  『啊~~』

  王丽不由得退后,她的身躯颤抖着,显得非常惊恐,虽然先前她看到过,但从没想过玉柱竟然这么长。

  唔~~~

  张彩霞在使劲,玉柱缓缓继续延伸,噗,玉柱脱离她的肛门掉落,这一刻,浑浊的液体好像脱闸而出~

  噗~噗噗~~啊~~~~哗啦啦~~~

  张彩霞好像终于找到发泄口,肛门喷发难闻的液体,她的膀胱再也忍不住,尿液跟随而出,她失禁了,一天的时间连续两次的失禁。

  生活就是如此,当挫折来临之际,你挡也挡不住,一篇文章就是整个人生。
  现实中,事业遇到挫折,爱情遇到分手,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,连番打击,痛苦悲伤,莫不如此。

  张彩霞的两次失禁其实可以换一个思维角度来言说,其实又何尝不是生活遇到的打击和挫折呢。

  他,真的老了,一脸的皱褶,老年斑密布,皮肤松弛拉榻,心肝脾胃肾都严重老化了,身上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息。

  两个少女,如花似玉,春花秋月,屋里椅上,春色撩人,淫欲迷情,却依然激不起老人的欲望。

  他把自己的短裤褪下,一片乱草中,犹如毛毛虫的玉柱拉榻着,根本没有崛起的征兆。

  他真的老了,玉柱也跟着老了,唯一没老的,是他的心,是他的欲望。
  欲望,能毁了一个人,也能造就一个枭雄~

  欲望~永无止境~永不满足~

  如果问你一个问题,你赚多少钱会满足,你会怎么回答?

  再问一个问题,当你有钱了,你会变吗?

  屋里的这个他,因为有钱,即使老了,老的玉柱都挺不起来了,可他依然~~~
  言归正传。

  他看着软踏踏的玉柱,脸色有些发沉,我猜他肯定在想,你怎么还不挺起来了,我的欲望都如此膨胀了,为什么你还是如此的无力呢。

  桌子上一堆红色的胶囊,这是刺激身体的药,市场上根本没有卖的,也属于违禁品。

  它能促进血液循环,激发潜能,能让玉柱坚硬似铁,它有个通俗名叫『春药』
  这种药价格昂贵,而且一次最多服用一粒,他拿着一粒,犹豫着又拿起一粒,两粒药最终被他吞咽下去。

  很快,他的精神似乎明显饱满起来,大腿根乱草丛中,毛毛虫似乎在蠕动。
  有变大的模样。

  张彩霞经过一天的折磨,现在已经浑身乏力,直到她被解除束缚,被他和王丽移到软榻上,都好似没有感觉到。

  高挑的身躯,红色的裙装半裸式凌乱的穿在身上,她平躺在软榻之上。
  那种药还真的管用,不过吃了两粒,玉柱虽然举起来了,但依然还是显得有气无力。

  他迫不及待,压在张彩霞的身体上,把玉柱往张彩霞的阴户里塞去。

  他的身体开始挺动,玉柱在抽插,张彩霞似乎一无所觉,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  张彩霞先前阴户一直插着那震动玉柱,他的玉柱虽然挺起来了,长短粗细根本根本没法比,张彩霞有感觉就奇怪了。

  玉柱在张彩霞的阴户里没抽插几下,就停止了,紧接着,听到他气喘吁吁的喘气声『呼呼呼~呼呼~』

  他的体力根本跟不上节奏,看着毫无知觉的张彩霞,他感到有些败兴。
  俗话说,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,在什么事上都有一定的道理,他指着桌上的红色胶囊,示意王丽道。

  『拿一粒喂给她吃。』

  王丽挺着肚子,赶紧按着他的指示,把一粒药送进张彩霞的嘴里。

  接着他指挥着王丽,把他的位置与张彩霞挑换了一下,顿时,他躺在软榻上,而张彩霞坐在他的身体上。

  张彩霞现在脸色泛起不正常的红晕,呼吸急促起来,很明显,药开始发挥作用了。

  只见,她的手好像是第一次摸上自己的阴户,很生疏的摩擦着,阴唇让她的手不停的开合着,露出唇肉。

  他的玉柱不时的碰触张彩霞的手,张彩霞抚摸阴户的手,突然握住玉柱,套弄了几下。

  她的臀部下意识的抬起,稍微向前,对准手中的玉柱,没有丝毫犹豫,一屁股坐了下来。

  『噗~』

  玉柱完全失去踪影,被她的阴户吞没,张彩霞开始晃动臀部。而她的双手摸着自己的乳房,浪叫起来~哦~~好痒~~哦~~

  她的臀部一直不停的摆动,脸上带着丝丝不满的神情,玉柱太短了,也太细了,根本不能让她满足。

  她只能用力的把臀部尽量与玉柱磨合,以期能让玉柱插的深一些。

  痒~~哦~~痒~~死了~~

  他很清楚,知道自己真的老了,即使多吃一粒药也不行,他招手示意王丽过来。

  王丽现在也非常的难受,小腹的液体太多了,她很想马上发泄出来,但是没有经过他的同意,王丽不敢,看到他招手,王丽很听话的走了过去。

  手摆弄着王丽肛门的粗管,他坐起上身,做搂抱状把张彩霞抱在怀里。
  张彩霞依然忘我的扭动着臀部,她的手臂也如他一般搂着他,口中依然嚷着。
  痒,~~好痒~~

  两个人如观音坐莲,他把手中的粗管对准张彩霞的臀部肛门,开启管口,插进去。

  张彩霞摇晃的臀部,剧烈的颤动,根本对不准,粗管摩擦着她的臀部,粗管根本没有插进去。

  王丽身体一颤,管口的开启,作为龙头纽扣,她的肛门插着的粗管,黑红色的液体缓缓开始流动。

  液体在粗管里延伸,就要顺着管口,喷涌而出,而粗管依然没有插进张彩霞的肛门里。

  粗管碰触她的肛门,让她感到一丝舒爽,她下意识抓着粗管~

  噗~

  粗管被张彩霞插了进去,伴随着她的娇喘,粗管让她插进去10多cm。
  王丽臀部颤抖着,好像在发抖,她的体内的液体终于找到了宣泄口,从肛门的粗管流入张彩霞体内。

  喔~~哦~~哦~~好~爽~~

  张彩霞扭动着,接纳粗管里的液体,让她莫名的性奋,酸麻的阴户有了一丝舒爽感,她完全的迷失了。

  玉柱在她起伏的身躯下,时隐时现,他躺在软榻上,一动不动,任张彩霞施为。

  霎时间,满屋淫情糜烂,娇喘连绵,玉体娇曼,好一副淫秽画面。

  王丽臀部摇晃着粗管,手挤压着小腹,尽量把液体导入张彩霞的体内。
  躺在软榻上,他的喘气声带着急促,一股快感从玉柱那里传导他的全身,他嘴里发出~

  呃~~

  玉柱喷出液体,他的眼神暗淡下来,整个人似乎更老了几分,闭上老眼,任张彩霞坐在他的身上扭动。

  驰马纵横,日行千里,马老不拘,唯留娇呼~

  ~喔~~痒~~痒~~喔~~~

  『张彩霞篇至此告一段落。』

  大千世界,众说纷纭,千奇百怪,光怪陆离,无奇不有。

  井底之蛙,犹如偏居一偶。

  其实见识少,未尝不是一种幸福,见识广未必不是一种烦恼。

  犹如人长得丑,未尝不是一种保护,人长得漂亮,何尝不是一种灾难。
  红颜祸水,此话一点不假。永泰岛上这七个少女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
  所以,人长得漂亮,有时候就是一种灾难,比如,永泰岛。

  永泰岛一处庭院。夕阳西下,轻挽晚霞的裙摆,揽一怀洁白的云朵,搂抱入怀,温暖少女的情怀。

  深深庭院,独自慢行,看庭前花开花落,少女一脸愁容,娇躯扭摆,洒落了悲伤。

  漫天外云卷风舒,带起长发飘飘,带着丝丝眷恋,少女忘形的飞奔而出~
  哗啦啦~咣铛~呃~

  距离庭院大门,还有几步之隔,少女的身影顿住,一时间,哗啦声~咣铛声~还有少女的哀怨声相续响起。

  映入眼帘的一幕,让人感觉匪夷所思,不可思议,这样的情景或许只能在某些影片里出现。

  只见,一根乌金色的锁链,一端锁在庭院正中一座假山上,一端竟然连接在少女的脖颈上。

  此时,少女毫无形象的侧坐在地上,她的芊芊玉手正在揉着脖颈,一个项圈套在她的脖颈上。项圈标示;33号,她是陈媛媛。

  地下那细长的锁链释然被一把铜锁扣在脖颈项圈,陈媛媛的行动被限制了。
  陈媛媛好像一只狗,被套上狗链,她的行动范围只限于这个庭院之内。
  刚刚,她看着夕阳晚霞,一时忘记了脖颈的束缚,结果被铁链限制,距离庭门几步之隔,被铁链拽倒在地。

  陈媛媛一身儿童裙装穿着打扮,粉雕玉琢的脸蛋,给人第一种的感觉就是『卡哇伊与怜惜』

  白色的童装撑起两个巨大的圆球,沉甸甸的饱满,仿佛要撑破而出,给人视觉第二种感觉就是『心悸的惊艳』

  平摊的小腹在裙装的覆盖下,无一丝赘肉,超短的裙摆,露出半个挺翘的臀壁,半隐半现的私密之处,给人第三种内心的感觉就是『亢奋和欲望』

  浑圆的大腿,乃至她的全身,洋溢着妩媚,惊心动魄的风绕,无不让人陶醉,陷入其中。

  此乃天生尤物,绝世奇珍,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,举手投足之间,无不散发出无穷的魅惑 .

  让男人心悸~

  让男人怜惜~

  让男人亢奋~

  让男人惊艳~

  让男人迷醉~

  让男人~~~~~~

  让男人甚至可以去~死~

  她就是~陈媛媛。

  新的人生即将开启,首先声明一下,陈媛媛还没想好怎么写,接下来可能陈媛媛也许还会简而略之,一笔带过。

  因为作为七个猪脚的压轴,她不可能现在就破身,这样就没激情了。

  写的是七个人,那个也不想舍弃。只能如此了,结局呢,已经有那么一个笼统的想法了,可能这七个人都会以死去的姿态来收局。

              未完待续~~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于2020-09-19更新.